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常识 ->心理健康 ->2012年,我重装了生活的系统

2012年,我重装了生活的系统

导读:” 2012年我过了一个间隔季,我给它起名叫“出轨99天”:Part1爱人-去NGO做义工

2012年,我重装了生活的系统

心理导读:过去的2012年,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你留下了哪些遗憾?迈入2013,你有哪些计划、愿望呢?新年伊始,为你的2013设想一个关键词吧。——

2012年,我重装了生活的系统,只保留了自己内心这一C驱,其它的统统格式化了。2012年过去,我可以傲骄地说:姐升级了!而且这种升级绝非XP升Win7那么简单,而是直接从Windows奔向了OS X,看上去简单了,使起来强大了。

“你的间隔季过去四分之一了,过得怎么样啊?”

“挺好的,预料的收获都有,还有许多惊喜,越来越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是因为自己是自己,对‘做自己’也就更有信心。”

2012年我过了一个间隔季,我给它起名叫“出轨99天”:Part1爱人-去NGO做义工;Part2爱己-畅游北印度;Part3爱家-带上父母去旅行。上面是4月在成都的NGO坐班,和朋友打电话时的对话。那会儿刚刚结束在云贵半个月的下乡,还没去印度。

现在让我回想自个儿这出年度大戏,印象最深的,都是从上一站到下一站时的场景。比如,从青岛飞贵阳准备去做志愿者,我戴着奥特曼的小挂坠在飞机小桌板上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地敲着99天的计划;离开NGO大本营,妞们傍晚把我送上车,我盯着车窗外的万家灯火,心想姑娘你终于把做义工的梦圆了,你马上又要去印度了,那会儿的兴奋劲儿甚至盖过了独身去印度的恐惧;新德里飞广州,在飞机的厕所里,对着镜子一个劲儿傻乐,跟里头那人说我好爱你啊,你居然真的一个人从印度活着回来了,我怎么觉得你变美了哈哈;杭州落地青岛,老妈说怎么这么快啊我还没飞够呢,我乐,带父母出游两周,冲突不断,委屈连连,却在回程的那一刻烟消云散,只剩美好回忆了……

我记得我刚从印度回来那会儿,整天都觉得自己特美,是真的美,打心眼里觉得自己比以前好看了。为求客观,我还问我姐,她说其实模样没变,但是自信了。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实现了间隔季这个对自己的承诺,于是对自己有了信心。然而这种自信很快就被间隔季回来后的迷茫给冲击掉了。

间隔季爽完了,我才知道我得为它付出什么——生活的彻底重建。

6月底,我来北京,住在和园漂亮的大四合院里。我的内心有说不出的恐惧,对未知的一切。我常常莫名其妙地哭,随时随地,在院子里在床上在地铁里,走着路时谈着事时吃着东西时……大晚上坐在院子的秋千上打给朋友,一边哭一边说我怎么觉得我各种不值得,不值得好工作,不值得好男人,不值得好朋友……和刚分手的朋友一起比谁更惨,玩你说我一个优点、我说你一个优点的傻冒儿游戏:“我喜欢你的兔子牙” “你胸比我大” “你腿比我长”……一直说到绞尽脑汁想不出,挺傻挺治愈的。好长一段时间我就那么无措地呆着,有时候一天什么也不做。特别讽刺的是,在那么一个没着没落的状态里,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我竟然还在写着杂志的答疑专栏,一字一句地告诉别人你该怎么给自己找着落。

谁能教谁去生活呢?

生活的重建本是我预想中的事,只是间隔季一结束,当压力扑面而来,一下子措手不及了。重建的真正动力,是自我探索的拐点到了。

工作小3年,自己能干什么,爱干什么,心里都多少有点数了。我把那些做的时候自己乐在其中、做完之后别人乐于称道的事情总结了一下,找到它们的共同点,发现写营销方案、写作、手绘思维导图这几件事其实都是在走一个过程:信息的收集—整理—分析—输出。我想寻找一个领域,它的工作流程就是这个信息流动的过程,我希望它能跟自己过往的营销咨询背景有所关联,这样积累才能得以持续。

“那么,我们能够给你带来什么呢?”

“我想在这里找到那件事,那件能做一辈子的事,就像找到那个能过一辈子的人一样。”

面试现在的公司时,华裔COO就“你是怎么长成今天的你的”问了一连串奇奇怪怪的问题之后,意味深长地来了上面那么一句。我抱着他丢给我的一只1米多长的毛绒兔子,下意识地说出“一辈子的事”这几个字,自己都有点吃惊。

二面的时候,我跟创始人聊天时在她眼里看到了一种cherish,以前老用那种眼神看我的人跟我说过,我会一直遇到cherish我的人的。收到Offer的时候,我想了想她的眼神,想了想他的话,就来了。从挣扎着带人的小总监变成安心被人带的小朋友,木有任何社会学和人类学的专业背景,从零开始做市场定性研究,以青年文化洞察为品牌提供商业咨询。

重建专业知识体系的难度并亚于重建生活,换城市换房子都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知识这东西是走心的。我在刚开始做研究的时候常常在内心和过去的理念与经验进行撕扯,挺难受的,只能慢慢地去转换去融合,渐渐形成一种全新的看待世界的视角。几个项目做下来,我觉得我没押错。那种对“信息的收集—整理—分析—输出”过程的BT欲求被极大地满足,还发现了很多额外的兴趣点,比如协同创意工作坊中的体验设计和视觉思维。

我也开始学着对人感兴趣。之前,我对“人”,或曰“他者” 缺乏那种普遍的好奇心,因此在做人类学访问的时候会觉得“进不去”对方的世界,老是在城墙外面溜达。起初我对他者的兴趣源于我可爱的同事们。在一个充分尊重个体性、包容多元化的环境中,大家都在安然做着自己的时候,个体的多样化被充分展现出来,我发现每个人都是那么地有趣。这让我改变了一种预设,从“有趣的人总是少的”到“只要让对方做自己,TA总能展现出有趣的一面”。

有一天我被突然问到“你现在做的是你真正喜欢的事情吗?”我先是一愣,而后幽幽地说:“我接触定性研究的时间不长,也不能妄下结论说它就是那件事。我知道我要去一个地方,我不知道那个地方确切的位置和模样,在我视线所及范围内,我知道有几种路径可以抵达,这几种路径在我现在的平台都接触得到。”

在自我探索的拐点,我华丽丽滴转身成功鸟~

去年我在《2011幸福大事记》里写道:“2012年我的年度关键字是“容器”——我要做一个容器,去体验去学习去接纳,感知流经我生命的人事物。”2012年,我在体验中度过了完美的间隔季、在学习中开始构建全新的知识体系,在接纳中完成了生活的重建,——绝对是个合格的容器,收纳了各种好玩的人事物。

2013年送给自己的年度关键词是“TAKE IT EASY放轻松”,用心做事之余,用力玩耍,吼吼~

最后我想感慨一句:留得C驱在,不怕没柴烧啊!

文/暖乎乎

心理延伸

心理FM:  一个人悄无声息就改变了

新鲜推荐:心理FM 迷你播放器分享指南

心理游戏:密室解谜游戏:Stanley 博士的家 2

分享治愈你的句子,让世界充满正能量>>> 治愈系语录

0

爱情让两个人越来越性相似

  女人和男人可能有时似乎来自不同的星球,但是,当他们坠入爱河,他们的神经系统化学物质轨道变得相近。这是娜特拉博士的结论,她是比萨大学(意大利)精神病学的教授,她发现在关系最初几个月,女子的睾丸素水平(与攻击有关的性激素)上升,而男子的却下降。

  这些变化,娜特拉说,可能会创造一种荷尔蒙的共同水平。“女性和男性有很大的不同,”她指出“在为了交配,自然的需要消除那些分歧 。”

  这不是第一次证据表明,爱情的改变一个人的生物化学。几年前,娜特拉所领导的小组发现,人在恋爱时具有较低水平的神经传递素血清素(强迫性障碍病人缺乏之)。

  科学家还发现了化学证据表明,新的爱情不是无忧无虑的:男人和女人约会时有很高的应激激素皮质醇水平。

  娜特拉所观察的变化通常是暂时的-爱,悲痛,是短暂的,和在一两年内血清素和睾酮水平普遍恢复正常。

  她现在计划进行长期的研究,她将会测量一种叫催产素的激素。这种物质,母乳喂哺的期间释放,是母子联系必不可少的。催产素,在达到性高潮时也会产生,不过,娜特拉希望找到,它是否在成人的长期关系中具有生物化学胶的功能。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科学实验一直忽视了情绪”娜特拉说。“但它们很重要。是时候我们要研究它们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评论区
友绿 2019-08-06 20:24:03
是不是这样才新德里飞广州,在飞机的厕所里,对着镜子一个劲儿傻乐,跟里头那人说我好爱你啊,你居然真的一个人从印度活着回来了,我怎么觉得你变美了哈哈吗?
点评
我要点评
以亦 2019-08-06 10:12:42
何时才是” 在自我探索的拐点,我华丽丽滴转身成功鸟~ 去年我在《2011幸福大事记》里写道:“2012年我的年度关键字是“容器”——我要做一个容器,去体验去学习去接纳,感知流经我生命的人事物吗?
点评
我要点评
宛白 2019-08-08 07:16:59
是不是这样才文/暖乎乎 心理延伸 心理FM:  一个人悄无声息就改变了 新鲜推荐:心理FM 迷你播放器分享指南 心理游戏:密室解谜游戏:Stanley 博士的家 2 分享治愈你的句子,让世界充满正能量>吗?
点评
我要点评
从菡 2019-08-09 10:08:10
请教一下” “我想在这里找到那件事,那件能做一辈子的事,就像找到那个能过一辈子的人一样吗?
点评
2019-08-19 05:38:03

友儿    我知道这个答案是正确的,分析女生什么时候是安全期

我要点评
海云 2019-08-08 03:38:27
是不是这样才” 2012年我过了一个间隔季,我给它起名叫“出轨99天”:Part1爱人-去NGO做义工吗?
点评
我要点评
凝蕊 2019-08-10 06:55:44
怎样才能我把那些做的时候自己乐在其中、做完之后别人乐于称道的事情总结了一下,找到它们的共同点,发现写营销方案、写作、手绘思维导图这几件事其实都是在走一个过程:信息的收集—整理—分析—输出吗?
点评
我要点评
紫南 2019-08-09 08:12:09
请教一下我在刚开始做研究的时候常常在内心和过去的理念与经验进行撕扯,挺难受的,只能慢慢地去转换去融合,渐渐形成一种全新的看待世界的视角吗?
点评
我要点评
曼文 2019-08-14 03:13:52
这样好不好?从挣扎着带人的小总监变成安心被人带的小朋友,木有任何社会学和人类学的专业背景,从零开始做市场定性研究,以青年文化洞察为品牌提供商业咨询吗?
点评
我要点评
谷蓝 2019-08-11 18:06:12
如何才能之前,我对“人”,或曰“他者” 缺乏那种普遍的好奇心,因此在做人类学访问的时候会觉得“进不去”对方的世界,老是在城墙外面溜达吗?
点评
我要点评
若山 2019-08-18 18:09:10
请教一下”2012年,我在体验中度过了完美的间隔季、在学习中开始构建全新的知识体系,在接纳中完成了生活的重建,——绝对是个合格的容器,收纳了各种好玩的人事物吗?
点评
2019-08-21 10:13:41

飞双    我感觉这个能解决你的问题,疲惫生活里,那让人不死的力量:心理FM十二月1期

我要点评